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童年野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4年03月15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◎祿永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天一到,我便像黃鼠狼、老鼠們一樣,竄到村莊的角角落落,看能不能趁早找點新鮮的野味解饞。我不知道,村莊的大地為何除了糧食就是糧食,很多村莊人為何不愿意留出巴掌大的地方栽幾棵果樹呢。糧食是可以吃飽肚子,但天天吃糧食,糧食哪有果實好吃呢。我一閉上眼睛,都能想象得到每一粒糧食的模樣和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天山花開得最早最艷的要數山桃花和杏花了。山桃花開起來毫不遮掩,擺出一副絕不愿意輸給杏花的樣子。不管是比顏色還是比花瓣展開的大小,山桃花拼命似的開著,它們好像要把最美的自己留在春天里。山桃花在春天怒放過后,山桃在趕往成熟的路上,便很難引起多少村莊人注意了。前幾天還張揚的山桃花,一旦蔫下來,山桃的果實就悄悄露出了花蕊,真是碰不得吃不得。剛剛一靠近,它便毛手毛腳地癢癢我;想嘗一小口,還沒等我真正地嚼幾口,又苦又澀,我只好趕緊吐在地上。這一點,山桃比起杏子來可謂遜色多了。杏子一露出花蕊,一天長一個模樣,我采摘幾只,塞進嘴里,酸酸的,香得口水都流出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村莊,我管這種小杏子叫“杏娃娃”,它是村莊春天里娃娃們的好果實。吃得多了,酸得實在招架不住了,我便采摘一些裝到褲兜里,回家切成兩半,取出杏仁,將杏肉拌白糖腌在玻璃瓶子里,再把瓶口封住。放置三兩天,甜中帶酸的杏子罐頭熟了。每日吃幾塊,舍不得一頓吃完。三四周后,杏子已經有大拇指蓋一般大小,吃起來酸中帶甜。我隔三差五地采摘幾個,吃著吃著麥子吐穗揚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風輕輕地吹拂過村莊,村莊的糧食和果實在風里成熟。麥穗一天比一天飽滿起來,待麥粒成型,我便迫不及待地采摘一把麥穗,跑向磚瓦窯窯頂的煙囪旁燒著吃。恰好,正趕上磚瓦窯加火燒磚,煙囪冒出的火力把一把麥穗燒烤得滋啦啦發響。我像燒烤攤上的烤肉師傅一樣,不停地轉動著麥穗,麥香味竄到鼻子里,好聞極了??編兹?,麥??臼炝?,拿出三四根麥穗在手里揉一揉,輕輕地吹飛麥皮,熱騰騰的麥粒落在手心里,一口嚼下去,筋道十足,回味無窮。顯然,燒烤麥子的過程,我是把麥粒當果實一樣追隨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遺憾的是,我在磚瓦窯的煙囪燒烤十多次麥穗后,磚瓦窯開始拉水飲窯了。這時候窯主封窯?;?。煙囪上再烤不出香噴噴的麥粒了。于是,我便偷偷摸摸地掀開自家的炕洞門、灶膛門,煨一把火,燒烤麥穗。幾次過后,不知道是哪一次煙火燎了眉毛。喜歡燒烤糧食的我沒有眉毛,吃著沒有麥芒的麥粒,也算是與大自然的最美吻合了。吃著燒烤的麥粒,日子過得賊快。麥粒硬了,麥子也就該搭鐮刀收割了。這時候,塬上的、溝里的,一片一片黃燦燦的杏子也相繼成熟了。成熟的杏子吃起來可以管飽,我把杏子當糧食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杏子敗了,麥子收了,不招人待見的山桃一身素顏登場了。外表青青的山桃在麥收后成熟了。山桃只有在成熟的時候才會引起人們的注意。采摘一個,輕輕一捏,分成兩半,果肉白里透黃,略帶一絲絲紅瓤,咬一口,脆甜可口。不用說,這時候的山桃便成了村莊最鮮美的果實。漫山遍野的山桃樹,招惹來一撥一撥漫山遍野的孩子,還有大白天跑出洞、光明正大地采食山桃的黃鼠狼、老鼠們。山桃是村莊的果實,黃鼠狼、老鼠們自然也有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多幾天,山桃熟過了頭,風一來,灑落的漫山遍洼都是。我一直認為,漫山遍洼的山桃是風種植的,沒有風,便沒有漫山遍洼的山桃樹和山桃,甚至也不會有漫山遍洼的黃鼠狼、老鼠和孩子們。在村莊,一次次尋找果實的過程,便是一次次與風賽跑的過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比較杏子和山桃,村莊的梨樹、桑樹、核桃樹、蘋果樹少得可憐,我不知道村莊人為何不喜歡大面積種植這些樹。這些樹的果實才像真正的果實,它們的味道總是停留在我的記憶里。我吃過,但我從未像杏子和山桃一樣管飽地吃過。因為太少,這些樹上的果實被村莊人當成稀罕物一樣看管著,我許多次只能遠望,無法靠近。自然,三五個孩子一年里總是要盤算著去偷幾次的。每一次去偷,都未必滿獲而歸。記得一次,站在一棵老梨樹樹杈上,我把背心系在褲子里,一個個梨子被我纏在纏腰的背心里,我每采摘一個梨子,裝在背心里的犁耙偷偷摸摸地扎著我的肚皮,梨子順著我的肚皮滾動。當我正準備返回時,梨樹的主人一聲大喊,嚇得我從樹杈上直接跳到了地上?;艁y中,我竟然忘記了兩只腳疼不疼,不好,裝滿背心的梨子漏了一地。眼看主人來了,只能撒腿快快地跑去。就這樣,一場擔驚受怕之后,一個梨子也沒吃著。跑遠后,我氣狠狠地朝著梨樹下的主人叫罵。這是我當賊當得最理直氣壯的一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吃不著梨子、核桃、蘋果這些果實。那就干脆把地面上長的,土里埋的糧食當水果吃吧。畢竟,自家地里的玉米、洋芋蛋還是不缺的。村莊的孩子都是不教自通的燒烤師,他們把所有的糧食都嘗試著燒一燒、烤一烤,比如燒烤麥子,燒烤玉米,燒烤洋芋蛋,燒烤小豆。不燒烤這些糧食,村莊孩子的嘴里就閑著沒事,空落得沒事,只有嘴里吃點什么,讓嘴別閑著,讓村莊漸漸成熟的糧食別閑著,這樣的日子才會多出另一番滋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糧食的味道是豐富的,其做法也是多樣的。到了地頭,隨手扳幾個鮮嫩的玉米棒子,刨幾窩沾滿泥土的洋芋蛋,不用去皮,也不用清洗,丟進炕洞里,賠上柴火,讓其慢慢熟透。期間,香噴噴的燒烤味道,順著煙囪里散發出的裊裊炊煙,溢滿小院,溢滿村莊的所有玉米地和洋芋地。村莊人所食用的糧食,看似單調乏味,實則,村莊人變著花樣可以做出不同的味道。比如燒烤的洋芋蛋、燒烤的玉米棒子。村莊人嘗的就是那股鮮嫩味。待洋芋蛋和玉米棒子收獲回來,堆在院子晾曬幾日,那股鮮嫩味便沒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深秋,村莊的果實都在風里搖曳著。棗樹上露著零散的棗子,杜梨樹上掛著一爪爪杜梨,核桃樹上熟破皮的核桃在風中當當地掉落在地上,這都是一年里露在村莊最后的果實。沒想到,那些黃鼠狼和老鼠們每年總是捷足先登,它們把最好的果實采走藏在自己的洞里。它們藏的果實,比村莊任意一個孩子或大人的果實都要豐富得多。它們的洞里,不僅僅有棗、杜梨,還有山核桃、杏核以及各種各樣的糧食。它們過冬的果實,都藏在大地深處,沒有誰都夠找得著,也沒有誰能夠猜得透。它們一個冬天,藏在洞里慢慢享用著大地的美味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上一篇:自然的樂聲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下一篇:寶地理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.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dakotaridgehunting.com/html/wh/xkbrw/98174.html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. 国产免费观看网站黄页,精品免费tv久久久久久久,h国产小视频福利免费视频,亚洲欧美日本va